汉能追责“强制员工买理财”:一人降薪、一人因朋友圈被开除

2018-08-01 17:43 未知

  陷入“强制员工购买金融产品为项目融资”的舆论风波后,薄膜太阳能企业汉能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汉能集团)已在内部启动处分程序进行“追责”。

  澎湃新闻()从知情人士处获得的内部通报文件显示,汉能集团下属汉能薄膜发电集团的李姓副总裁因“在内部会议中错误解读公司政策”、“造成内外部不良影响”,而受到降薪10%、扣发第二季度绩效工资的处分。在网络流传的一段内部会议录音中,该副总裁曾作出“完不成认购就走人、董事会已做好5000人离职准备”等表述。

  此外,一名汉能研发中心员工因“在微信朋友圈转发媒体对汉能的不实报道”而被开除。

  连日来,汉能集团因要求员工购买非公开定向发行的金融产品而饱受非议和质疑。

  据汉能员工爆料,该集团9级以上员工均有金融产品认购要求,20万元起步,岗位级别越高、需要认购的额度越多,年化回报率预期10%起,按认购金融逐级递增到11.5%。认购活动自6月初开始,截止日期为8月10日,总体规模约6亿元。该产品资金拟投向辽宁省营口市与汉能集团合作建设的移动能源产业园项目。

  另有汉能员工在网络爆料了公司要求每日统计认购名单和认购情况的邮件详情。据澎湃新闻了解,6月以来,汉能内部已对该定融产品举行过多次推介和宣贯会(指对某活动或会议精神的宣传、贯彻大会),介绍认购的正负激励举措。汉能方面将认购的完成度视作价值观考核标准,若完成度低员工将面临降薪或辞退,完成任务的员工则有销售提成和加薪条件。

  据多家行业媒体报道,为了让员工购买该金融产品,汉能于6月底组织来自上海银行、宁波银行、华夏银行、江苏银行、南京银行等16家银行的业务员来为员工提供贷款服务,贷款利率在6%-8%之间,平均在7%左右。此外,该公司还提供“贫困员工补助金”,鼓励员工先还利息,最后再还本金。

  7月27日,汉能集团发布声明否认“对员工提出强制性购买要求”,并称“非公开定向金融产品”是与汉能合作、地方国有企业控股的移动能源项目公司所发行,汉能“鼓励员工推荐亲友及本人自愿购买该产品”。

  但在网络流传的一段“定融产品专题宣讲”会议录音中,员工认购的完成度与其对公司的“忠诚度”挂钩,若完成不了相应额度,作为“负激励”,员工会因价值观考核不合格而被解聘。

  上述宣贯会录音中,作为主持人的汉能薄膜发电集团分管人力资源的副总裁措辞严厉,称最近已有很多员工因认购一事离职,但“汉能集团董事会做好了5000人离职的准备”。他还建议员工若持观望态度可以选择离职,原因是认购是公司对员工价值观考核的重要参考依据,“如果所有认购的销售目标最后完成0,8月底的价值观考核就是C。C的结果就是走人。”

  汉能在声明中就此作出解释,“对于网络流传的相关宣讲人员言论,系其个人理解偏差及过度发挥,违背了本集团及下属公司的立场和意愿。”

  官网资料显示,汉能集团员工目前已达15000人。据澎湃新闻了解,上述声明发布后,汉能方面已要求员工删除此前要求认购定融产品的相关邮件及文件资料,并尽量口头传达、不要留下文字。

  根据公开资料,汉能集团计划在全国布局建设10个“移动能源产业园”项目,营口项目是其中之一。去年10月,汉能集团与辽宁省营口市政府合作建设的移动能源产业园奠基,该项目由汉能提供薄膜太阳能技术和装备等支持,一期工程投资68亿元,规划建设年产600MW柔性铜铟镓硒薄膜太阳能电池组件及20MW柔性砷化镓薄膜太阳能电池模块厂房,建设期为1.5年。

  根据汉能集团旗下上市公司汉能薄膜发电(2017年财报,汉能的移动能源产业园模式主要由地方政府、第三方投资者及汉能移动能源控股联属公司共同出资,组成产业园项目公司,采取财政资金撬动社会资本的方式,引导社会资本建立股权投资基金,实现资本与项目的对接。汉能旗下公司在项目公司中所持股权不超过20%。

  营口市金能移动能源有限公司是该产业园的项目公司。该公司的股东方,包括营口中金移动能源产业股权投资中心、营口沿海开发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和汉能移动能源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根据汉能发布的声明,营口市金能移动能源有限公司正是“非公开定向金融产品”的发行方。

  在前述宣贯会上,李姓副总裁还详述了营口项目定融产品的前因后果:“现阶段因为国内政策银根收紧,所有劣后资金、优先级资金到不了位,移动能源项目就交付不了……营口的定向融资实际上是我们所有移动能源产业园落地中第一款,会有第一第二第三第四。公司也在积极筹备财富公司专门做这类产品的销售。”

  从其表述中,可以大致推断出该定融产品背后的逻辑:以营口移动能源产业园为例,汉能集团与营口市政府合作成立投融资平台,地方政府通过产业引导基金出资一部分,汉能集团出资一部分,再加上劣后和优先级资金,一同完成项目。但由于眼下资金无法到位,对汉能的设备采购也就随之停滞。由于此次“实在时间紧迫,只能从内部抓起,外部也陆陆续续开始认购。帮助营口解决(问题),就是帮助汉能解决。”

  与中国光伏产业主流选择晶硅电池组件技术路线不同,汉能及其实际控制人李河君一直坚持薄膜电池路线。李河君由水电行业起家,汉能位于云南省金沙江干流之上的金安桥水电站,是全球由民营企业投资建设的最大水电站。

  在港股市场,汉能薄膜发电(00566.HK)曾被称为“神话”,股价曾在两年内大涨1800%,从港交所一个默默无闻的小市值股票,摇身一变成为不亚于推特和特斯拉的行业巨头。2015年5月20日,汉能薄膜发电股价在半小时内腰斩并紧急停牌。两个月后,香港证监会勒令汉能薄膜发电强制停牌,至今未能复牌。股价腰斩之前,汉能薄膜发电与母公司的关联交易屡遭质疑。